首页 > 文化专栏 > 文化热点 >

种在心里的高度

世界上最高的峰巅,莫过于种在心里的高度,那是一种神圣而无法比拟和攀爬的高度。这种高度被历史和精神喂养着,一直在生长,你只要听过它的故事和传说,它的根系和枝杈,便会不知不觉地向你的思想和灵魂延伸,直到遮天蔽日,注满你的心房。种在心里的高度,耸立于天地之间,看不到峰顶的仰视,给精神注入激素。

如果我们不去考量历史,就找不到故事的根在那里。京广高铁从北京驶出3小时53分便抵达我的家乡——河南省驻马店市。平原小城,人众密沓,比西北个别省份人口还要多。平原之平,在于地阔方圆,粮田万顷,农业立基,农人虽不富裕,却供养着半个中国。不是土地不厚道,种一粒粟,比挖一颗金子的时日要长,工期决定价值的标准在农民那里是体现不出来的。粮食的价值,只能喂养生命,不能装饰活着之后的华丽。所以粮主和矿主的身价往往划分出卑贱与尊贵的界线。

驻马店古为驿站,系朝廷官差或信使过路休息或更换马匹的场所,贵妃的荔枝走过的古道,故称驿城。朋友问我家乡是那里,我会告诉他们“讲廉洁”,朋友多会流露出闻所未闻的表情,然后我再补充一句“不住宾馆,住(驻)马店,是不是讲廉洁呀?”于是“讲廉洁”这个歇后语就成了我的故乡之别称。驻马店市城南有个小县城叫汝南。这个小县城在周朝时期,曾是豫州州府所在地。文物古迹甚多。被磨得凸凹不平的青石古道,向人们诉说了自己不平凡的历史。这个小县城有一座世界上最小最矮的山峰——天中山。这座山方圆不到200平方米,高不足4尺。近年,为保护天中山的文物古迹,汝南县政府圈地五十亩,围上硬墙,让天中山有了自己的专属家园。山上草木茂盛。山体左侧种植一棵玉兰花树,树杆直径约30到40公分。开放的玉兰花比普通玉兰花大2倍,有10至15公分。天中山的右侧,立一块比山高耸的石碑,为唐朝名臣、大书法家、诗人颜真卿(生于709年,卒于784年,今陕西西安人,祖籍山东临沂人,官至太子太师,封鲁郡公,兴元元年,被叛将李希烈缢杀,朝廷追授司徒,谥号文忠,一生著有诗集《礼乐集》《吴兴集》《庐陵集》《临川集》,宋人辑有《颜鲁公集》,一代书圣,素有颜筋柳骨之称)手书石刻,碑石记载了天中山的厚重。文物价值往往跟时间成正比,日子越久远其价值越大。天中山的一草一木都承载着历史的厚度,闪现着人类的智慧。天中山的神奇来历,说出来让历史“发抖”。

约公元前1046——公元前771年间,周朝文王四子周公(所著《周公解梦》至今仍然流传于市)为求得基业长久,顺天应人,对《易经》进行了更加细致的研究。为了数据的科学准确,他亲自带领随员,对天地进行测量。当他测量到豫州汝南州府时,发现夏至日正午,测量的竖杆没有光影。于是确定此地为天的中心,遂命人堆土为记,雕刻碑石立于天中山上。后又修一座天中无影塔。以标注汝南府为天的中心位置。时间推移,朝代更叠,到了唐代,无影塔已经是风烛残年。

唐朝佛教开始在中国兴盛,华夏土地上的文物古迹,也多半穿上圣佛的外衣,挡风避雨,得以延续。唐朝和尚悟颖,化缘纳捐,在汝南县城南重修天中六角“无影塔”,又名“悟颖塔”,为单阁式砖塔,塔高26米,整个塔身用长35厘米,宽16.5厘米,厚5.5厘米特制青砖平铺,呈底大顶尖逐级上升。基座为单层须弥座,束腰部分用横柱分隔,横柱间的砖面上,雕刻有山羊一对,童子两个,以及莲花、牡丹、腊梅、桂子等花卉盆景图形。在须弥座上,设五铺作斗瘩,斗拱雕刻有撩檐枋台数室,塔檐下砖砌仿木结构的五铺作出的双抄斗拱。1984年重修时,在第八层中间,发现一块长0.45米,宽0.28米,厚0.08米的石刻志铭,雕刻有“隆庆元年崇藩施财重建宝塔”字样。据考证,原塔为23.7米,宋代重修时加高到9层27米。历朝历代都有重修之痕迹,天中无影塔以至存续延绵至今。天中无影塔即标明天的中心位置,在人类历史上也留下一笔珍贵财富,其史料、天文、文物价值难以估量。

友情链接

华夏(浙江)山水民族文化发展中心 华夏炎黄环境研究院 中国风水网 中国周易网 国际周易研究院